用户名: 密 码:
English
 

京津冀协同下的临空产业集群互动发展研究


发表时间:2017-2-9

    [摘要] 临空经济区作为新型的经济模式,对机场及周边区域经济发展发挥着巨大的集聚和扩散效应。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实施,京津冀区域承载吸附资源要素聚集的作用日益凸显。文章通过分析国内外临空经济区周边环境和北京、天津、河北等地的临空产业格局,认为发展临空产业集群不仅是京津冀区域抢占经济发展战略高地的首要选择,也是促进京津冀经济协同互动发展的重要途径。应该统一规划,协调联动;认准定位,主攻优势;坚持市场调节和政府引导相结合,推进京津冀临空产业集群发展。

    [关键词] 集聚效应;京津冀协同;临空产业

    一、引言

    航空大都市模型的引入和机场属地化改革使我国临空经济区建设得以快速推进,自 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我国呈现出临空经济区建设的浪潮。临空经济外向型的特征加速了不同地区高端要素在产业链上的流动,使区域之间打破了孤立发展的格局,呈现出良性互动的局面。企业的竞争优势在于降低成本,而区域的竞争优势在于使产业实现集群化,临空产业集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带来新的契机,使京津冀地区成为继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的第三大经济体。

    王志清等分析了机场与产业集群的关系,指出京津冀区域具有发展民航产业集群的优势,并由此提出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培育民航产业的相关建设性意见。梁慧超通过将京津冀区域与“长珠三角”区域的经济发展比较,认为三地应当打破行政区划的分割,找出制约京津冀区域协调发展的原因。葛春景等通过总结临空产业集聚发展的不同模式,借助国际典型临空产业区的成功经验,分析产业集聚模式的适用范围等问题,从而提出临空经济区产业集群发展的路径。赵冰琴以石家庄为例,从特色产业园区入手,指出京津冀地区应利用优势资源,协调互动实现合作共赢的发展态势。王玉海和何海岩分析了京津冀一体化新形势下的产业集群变化,提出京津冀区域的协调发展应以临空产业集群为契机,并从宏观层面对空间再造提出政策建议。

    本文通过综合分析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北京市“四大定位”和天津市、河北省发展的新机遇,总结各省市临空经济区产业发展现状和态势,以及对优势资源利用的合理程度,指出建设临空产业集群是打破三地各自为政的契机,也是将京津冀推向国际的优先路径。

    二、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和临空产业的发展现状

    京津冀区域一体化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在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时强调的重大国家战略,指出京津冀地区在经济发展中要坚持优势互补、互利共赢,实现交通一体化、物流一体化和环境一体化等,以曹妃甸和廊坊等地为产业转移平台,打造中国经济增长点,使其成为继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后第三增长极,促进环渤海地区经济快速发展、区域空间布局的有效衔接、区域资源整合和跨区域产业的分工协作。

    (一) 京津冀三地定位及优势分析

    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是京津冀一体化的总体定位。同时,北京市在京津冀一体化中扮演着领军的角色,其定位为全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自贸区的设立决定了制造业在天津市的支柱作用,在京津冀一体化中,天津市为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河北省历来是制造业大省,廊坊和保定等地被划入京津冀一体化中的功能核心区,北京制造业外迁的背景决定了它将优先承载北京市的转移产业。

    从政策方面看,国家高度重视京津冀一体化战略的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进一步强调京津冀一体化的现实意义,突出了其在环渤海地区新增长点的地位,这有助于调动各地方的积极性,加快人才、资本等要素在区域内的流动,实现协调联动发展。从交通方面看,铁路、公路、航空、港口构筑的立体化格局初步形成,预计2020年,所有通道将全面连接得以实现。

    (二) 京津冀临空产业布局及态势
京津冀地区具有强烈的行政色彩,长期以来,各地发展呈现出各自为政的局面,这对于人力资源的引进和区域资源的合理配置形成巨大阻力。临空经济自发的集聚效应有利于高端资源要素的高效流动,使资源得以有效配置。建设临空产业集群能够使行政区经济向经济区经济过渡、使封闭经济形态向开放经济形态过渡,从而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浪潮,发展临空产业集群是打破京津冀孤立发展的最佳举措。

    1.北京临空经济区产业布局。北京临空经济区以首都机场为中心,在最初的发展中,政策支持起到了资源聚集的作用,目前以高新技术产业为主,分为核心区和扩展区。核心区以发展航空运输指向型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高端金融、文化创意和航空航展等产业为主,集聚了航空类企业 300 多家、世界500强企业30余家,巴航工业、联邦快递、Airbus 等国际临空指向型企业的入驻使临空经济区内呈现出以航空业及总部经济为主导、高端制造业和服务业为支柱的临空产业体系。扩展区是对临空产业集群核心区的重要补充,以发展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现代物流、高端医疗为主,生产性服务业为辅的产业体系。机场和临空产业的互动大大推动了城市的发展,也不断推动机场周边区域的城市化进程。

    2.天津临空经济区产业布局。天津临空经济区面积 42 平方公里,是滨海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东北亚航空货运集散中心、高新技术产业研发基地和环渤海地区的国际商贸中心,分为现代化新城区和科技园、工业园、物流园“一城三园”。现代化城区占地 13 平方公里,包括总部基地、大型商业、公建住宅;研发科技园占地 9.4 平方公里,重点发展电信、生物、光电、服务外包;高新工业园占地29.1平方公里,重点发展民用航空、新能源新材料、先进制造业;现代物流园占地 2.5 平方公里,依托空港保税区和滨海国际机场,发展空港物流。临空指向型产业种类丰富,其中有空客 A320 总装线、德国汉莎、西班牙英德拉、中航工业直升机、西飞机翼总装、维斯通用航空等 29 世界知名的航空企业。

    三、京津冀协同下临空产业集群发展效应及问题

    (一) 临空产业集群在京津冀一体化的效应
从国际航空都市群的发展经验来看,机场群在区域协调联动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机场巨大的交通流所带来的流量经济对临空指向型产业的集聚起着推动作用,有助于占领世界高端要素集聚的战略高地。从远期来看,新机场的建设作为北京外扩的一方,将成为京津冀区域一体化进程中高端产业布局调整的重要因素,这对于带动我国环渤海经济圈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将有利于我国缩小东西和南北地区的经济发展差距。

    临空产业集群的建设有利于突出对京津冀区域的服务功能和支撑作用,进一步推动航空客、货运输业的快速、协调发展,从而带动京津冀腹地经济发展,呈现新机场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的一体化共赢格局,满足服务首都经济圈、辐射大华北、面向国际化的需要。最大限度发挥京津冀三方的比较优势和资源优势,充分考虑北京、天津以及河北的三方发展诉求,充分尊重各自的决策自主权,扩大和深化利益交融和汇合点,平等交往务实合作。

    (二) 京津冀临空产业集群发展存在问题

    京津冀区域出现强烈的同构恶性竞争,使得不同地区以邻为壑的观念深入人心。北京制造业外迁,大力发展服务业,这决定了低端产业的外迁成为必然,新机场的建设更是使低附加值产业外迁的良好契机,使河北成为低端产业的承载地。河北寄希望于北京的房地产业,导致区域之间形成恶性竞争,资源浪费现象严重。天津在大力发展高端制造业的同时,提出要加快发展服务业,这无论是在资源禀赋还是政策支持上都逊于首都北京,双方持有零和博弈的观念,这也会加剧不同区域间的恶性竞争。

    京津冀区域目前不存在公正、有效的区际协调机制。由于三省市存在着特殊的经济关系以及区位因素的影响,特别是河北与京津并不能获得同等的发展机遇,这就意味着三地区在相同的主观努力下并不能获得同等的发展机遇和经济收益,从而使三省市各地区在一个不公平的环境中相互竞争,导致区域经济畸形发展,影响了区域经济结构的优化以及区域经济宏观效益整体水平的提高,从而延缓了区域经济整合与经济一体化的发展进程。

    在长三角地区中,尽管上海以经济龙头、直辖市等身份占据着竞争的相对优势,但在行政级别上,相比于苏浙两省却并无压倒性的权力优势。反观京津冀地区,北京却能以首都的身份在权力等级上有着绝对的优势,北京与天津、河北的关系,经常因其首都的身份地位而在某种程度上从一种“地方与地方之间的关系”转变为“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关系”。在激烈的竞争中要形成互相妥协、协商甚至合作,一个很重要的前提是各方之间应有相对平等的地位,如果参与竞争的主体权力等级相差过于悬殊,实现协同合作实为艰难。在行政权力级别差距过大的环境下,更容易发生的是上级命令下级,而非相互之间的平等协商。而北京与天津、河北的合作,自觉不自觉地,往往采用“挟首都以令津冀”和“借中央以压地方”的模式。

    四、京津冀协调发展下临空产业集群发展策略

    (一) 统一规划,协调联动

    纵观长三角区域和珠三角区域的发展历程发现,只有从现实意义上对区域实行统一规划才是稳步推进区域一体化的保障。因此,在对京津冀区域临空产业的选择和布局上,应当由政府牵头统一规划,不同临空经济区实行统一的投资环境评价标准和产业入区遴选标准,并使设施、公共配套等支撑条件高效衔接,实现路网一体化、服务一体化和信息一体化,促进京津冀区域得以有效联动和无缝对接,不同区域承接临空指向型产业链上的不同分工。

    (二) 认准定位,主攻优势

    京津冀地区不同省市在政策、交通、产业基础等方面拥有不同的资源禀赋和独特优势,在临空产业选择方面,应当立足自身比较优势,加快形成定位明确、功能完备和分工合理的临空产业体系。北京在服务业外迁的背景下可大力发展以高端服务业为主的临空指向型产业,天津雄厚的工业基础有利于发展高端制造业,而河北天然的地理条件,则应主要发展以电子信息、生态农业等为主的临空型产业。在产业承接方面,由于河北省不同地区资源优势差距较大,可有选择性地对不同类型产业加以引导,沿海地区侧重承载装备制造业,冀中南地区侧重于承接战略性新兴产业等。

    (三) 市场调节和政府引导相结合

    北京、天津和河北呈现较高的行政色彩,在三地协调联动中,在产业选择方面北京无疑处于优势地位,在京津冀一体化的临空产业选择中,不能仅仅是依靠市场自动调节的作用。在产业转移等方面,对于低附加值产业的转移和承接,政府应给予相应的税收和政策激励,对人才和资本等要素加以合理引导,使资源得以高效配置。京津冀区域正成为我国继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后第三大经济增长极,对带动区域经济乃至全国经济提升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应当积极发挥临空经济作用,以新机场建设为契机,紧抓机遇,打破阻碍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政治和经济藩篱,发展临空产业集群,更广泛地参与国际产业分工,最终占领国际高端要素聚集的战略高地。





上一篇 - 下一篇

版权所有:中国临空经济网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1001735号

主办单位:天津艾维森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022-24092833  QQ群:39116370